覺得壓力很大 卻開不了口讓「他/她」知道?

拖著沉重接近 30 KG 的行李箱,他的心卻比行李箱更重,抬頭一看,赫然是「離境大堂」四個字。

每次看到這四個字,都是旅行或 Exchange,總是帶著興奮和期待,也知道自己會有回來的一天。

如今,卻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回來;又或者,以遊客的身份回來。

移民,以為是一個極重大的決定;卻在半年內萌生、計劃、實行,到今日的離開。

準備好了嗎?說實話,他其實未準備好,也不想離開香港這個家。但妻子的期望、小孩的未來,都排在他個人的感受之上。

「雖然很累,但還是先為小孩找學校罷。」

「妻子想找個近市區的單位,有沒有價錢便宜的樓盤呢?」

「身體檢查和疫苗趕得及嗎?」

「……」

他擔心很多問題,卻很少正視自己的情緒。他知道,自己「唔冧得」,所以不其然地避開了這個想法。

在心底的深深處他知道,只要稍一觸及自己的情緒,將會與河堤崩塌,一發不可收拾。而人在異鄉,所有壓力和問題的難度,都是幾何級數上升;整個家都需要他撐著才可以支持下去。

但放著不管,不代表不存在;一條不斷拉緊的橡皮圈,終有斷開的一天。

於是,他崩潰了。

在別人眼中,他是毫無預兆地爆發;但在他眼中,已經忍了很久很久。

最擔心的事情也發生了,他無法專心工作,情緒在腦中揮之不去;每晚都睡不著覺,甚至可以看到晨光從窗邊漏進來,也能聽到鳥兒吱吱地叫著;妻子開始把女兒叫醒,煮著早餐的聲音…

這一切一切,都令失眠的他倍感煩躁。

用盡人生最大的力量去壓抑自己的情緒,他只能板著比包青天還黑的黑臉來到客廳食早餐。

這已是他能擺出最寛容的表情,雖然在別人眼中卻是「嬲咗全村人」的表情。

但他找不到如何與妻子開口,他很害怕。

害怕她承受不住壓力。

害怕她離他而去。

害怕她看他的目光不再一樣。

害怕她覺得自己像神經病一樣。

越是親近的人,有時候越難開口。

他也不是沒有嘗試過開口去說,但卻不知怎樣表達 — 他無法向女兒解釋,為何原本慈愛的父親變得毫無耐性;他無法向妻子解釋,為何甜言蜜語會變了惡毒咒罵。

「點解你會變成咁?」

妻子這一句話,敲起了最後警號,他終於鼓起勇氣,找到心理輔導幫忙。

當找到了一個宣洩口,問題就好辦得多。其實他不是不知道自己有甚麼問題,只是情緒令他失了方寸和判斷,只要有效地舒緩壓力,找到癥結的重心,許多問題自然會迎刃而解。

尤其是香港人,許多時候我們其實不擅於表達情緒,而且急促的生活節奏,令我們很少停下來靜靜地梳理自己的想法,往往累積了大量負面感覺。一般情況下,我們可以控制到自己的情緒,將負面情緒強行壓下,或者放在一旁;但累積下來,只要一個導火線,就很容易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。

如果我們能在導火線燃起之前,就能梳理好自己的各種情緒,減低自己失去控制的機會。心理輔導就能提供了這樣一個契機,讓我們可以釋放各種壓力和情緒。

不需要再介意別人的目光,也不需要害怕別人知道你潛藏在心中的秘密,讓你自己都可以有一次,真真確確的表達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。

你,正在過「他」的生活嗎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即刻預約 Coach/Counsellor:https://www.dozenbase.com/coach

12Career Instagram: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12career_dozenbase/



51 次查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