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語翻譯員 - 無人想投身全職行列?(下)

1997 年 9 月,香港推行融合教育政策,讓聽障兒童佩戴助聽器或植入人工耳蝸,進入主流學校,與普通學生一起上課。唯有嚴重或深度聽障的學生,才入讀為聽障兒童而設的特殊學校。


可是,主流教育令聽障學生無法好好跟上。他們在聆聽過程中,與普通學生仍然有距離。助聽器會受距離限制和噪音干擾,課室的環境噪音、老師授課時在課室來回走動,都會令聲音變得模糊不清,忽大忽小,聽障人士要專心上課也是一項挑戰。


即使懂得讀唇,聽障人士仍會面對不少困難,例如「美國」「蘋果」兩字,兩者的讀音口形相近,單靠讀唇會造成混淆。而且老師會走來走去、邊寫黑板邊講課,看不到口形自然無法讀唇。


手語的存在價值

除了教育,手語亦有其存在價值。許多人以為聽障人士可以依靠讀唇去理解對方的說話,但一來不是所有聽障人士都會讀唇,二來即使他們學會讀唇,也未必跟得上正常人的語速,而且也會出現字詞混淆的情況,令他們無法準確得到資訊。


無人想做手語翻譯員?

手語翻譯員現時時薪約為 150 元,全職起薪點約有兩萬元,乍聽之下好像不錯。可是,比起薪金,反而是晉升出路、工作機會不多。電視台、法庭、醫院等地方都有手語翻譯員的需求,卻少有機構會增設這個空缺。


根據《香港 01》報導,手語傳譯界一直以來都鬧人手荒,全港現有 12 名政府資助機構聘用的全職手譯員,其他皆以兼職或自僱形式為立法會會議和司法機構等傳譯,收入並不穩定。


機會少、出路窄,令成為全職手語翻譯員的動機再少一些。即使許多有心人想出一份力,也寧願以兼職甚至義工方式從事這行業,只因為單靠這份收入,連維持生計都成問題。


民間的啓示

長遠來說,有必要令手語翻譯員成為專業化、職業化。政府和市面上都要提供相應機會予他們,才能說服新血加入。看不到前景的行業,隨著年月只會慢慢消失;可是,手語翻譯員不只是文化,更是聽障人士賴以接觸社會的重要媒介。

Photo Credit:Unsplash

聽障人士雖然只佔社會的少數,手語翻譯員的服務對象自然較少,要確保聽障人士可以得到手語翻譯員的幫助,現階段要實行全面全職化仍然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
但由「民間記者會」中的表現可見,一個由民間自發的活動都可以安排到手語翻譯員,何況是香港政府、電視台?當創造了一定就業機會,市場需求就會應運而生,前景明朗後,自然就會有人願意投身於此。

Copyright ©Dozen Base Limi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

關於拾貳初衝

職涯導向

​聯絡我們

+852 2391 2928

Unit 1703, 909 Cheung Sha Wan Rd, Cheung Sha Wan

  • Facebook
  • Instagr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