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扔汽油彈被捕「勇武派」導演奉俊昊橫掃奧斯卡

奉俊昊手執著多個奧斯卡獎項,開心得像個小孩子一樣,更表示要「開 Party 到天光」。

Photo Credit: IMDB

如果有留意開奉俊昊,就會發現他的作品都離不開韓國社會議題。除了《上流寄生族》,奉俊昊的初期作品如《殺人回憶》、《韓流怪客》等均以社會風氣或議題為中心。


而且,奉俊昊更是身體力行為南韓發聲,例如參加 1999 年的「光頭行頭」,聯同姜帝圭等知名導演剃光頭,在市政府前抗議加入 WTO 開放電影配額,為日後南韓電影奠下發展基石。


用香港的話來形容,就是奉俊昊「好政治」。


為何奉俊昊這個人會「好政治」?或許和他的經歷有用。

再用香港的話來說,奉俊昊年輕時既不是「韓豬」,甚至不是「和理非」,而是位「勇武派」。不但積極參與韓國社運,更曾因扔汽油彈被捕。


亂世

奉俊昊在 60 年代出世,換言之,在 80 年代他是一名大學生。有稍為了解韓國歷史,或是看過《逆權司機》的朋友應該會知道,當時南韓民眾為了反抗獨裁統治,各地不斷爆發示威活動,奉俊昊都是抗爭者之一。


當年的抗爭運動,同樣以大學生為主。大學生依然是走得最前的一群,同時也受到最大壓迫。

Photo Credit: 南國國家檔案局

抗爭

與今日的香港一樣,有壓迫就會有反抗,有反抗就會有警民衝突。抗爭令奉俊宇最深刻的是一種氣味,甚至有時在夢中都會聞到,就是催淚彈的氣味。


「催淚彈氣味很難形容(我相信對今日的香港人來說,這種氣味應該不陌生),很刺熱、很會令人作嘔。」


但面對「TG 放題」,奉俊昊沒有選擇退縮,而是擲汽油彈還擊。

Photo Credit: 南國國家檔案局

矛盾

卻說當時奉俊昊面對防線,手執著汽油彈,心裡面其實很矛盾。


奉俊昊不想傷害那些被徵入伍而派遣現場的年輕人,「試過與同伴用清水混合天拿水,製作較『人道』的汽油彈。」奉俊昊形容,「其實我們沒有很想去傷害對方,然而彼此都很暴力。」

擁有不想傷害對方的心,眼中所見卻是槍林彈雨。他把手上的汽油彈緊緊握在手上,一咬牙,將它扔出半空。


要反抗極權,奉俊昊別無選擇,只有拼命反抗。


奉俊昊形容,當時全部學生都會參與抗爭,更成為日常生活一部分 — 先上 3 小時課,再去示威 2 小時;吃飯後再示威,最後回宿舍讀書。

Photo Credit: 電影《逆權司機》

電影

大學生和抗爭者雙軌並行的生活持續數年,奉俊昊自然是其中一員。而當時的他沒有放棄理想,不愛上課、不參加讀書會,甚至有時示威都翹掉,為的就是去看電影。


奉俊昊並非約女孩子看電影那種花樣男孩,而是真的鐘情於此。加入了大學電影學會,就是為了鑽研電影,飽覽電影史上的名作。


畢業後,奉俊昊到「韓國電影藝術學院」(KAFA)進修,「當我在學時,我研究了馬田史高西斯的電影。」在這段時間,奉俊昊的電影知識,更在領域上跨進了一大步。


奉俊昊的電影有沒有馬田史高西斯的影子,就留待各位自行判斷;但從奉俊昊早期作品中可以看出,他對社會體制和極權壓迫的不滿,通通反映在電影之上。

Photo Credit: IMDB

作品

2003 年的《殺人回憶》,諷刺 80 年代警察忙着鎮壓示威,而不追捕殺人犯。 2006 年《韓流怪嚇》以怪獸隱喻美韓關係,末段更有警察以「黃煙」驅趕示威者、主角用汽油彈攻擊怪獸的橋段。


近年《末日列車》和《玉子》則有階級制度、環境保育等議題,而戲中更多次帶出示威抗爭、革命,是打破制度、極權的必要手段。


無論是奉俊昊近年的作品,還是橫掃奧斯卡的《上流寄生族》,都可以看出他很努力在電影中表達一些訊息,以訊息都與社會現象、制度或價值觀有關。

Photo Credit: 電影《上流寄生族》

雖然奉俊昊曾經表示自己只鑽研電影,而不懂社會學,他只是將現實的不公和醜惡刻畫在電影身上,「很多人都覺得我是一位很出色的諷刺時弊者,但是我覺得作為一位南韓導演,我沒有選擇。」


作為南韓「勇武派」導演,他並非真的別無選擇,而是覺得「生於亂世,有種責任」。

Asset 7.png

*12Career 為 Dozen Base Limited 旗下品牌

Copyright ©Dozen Base Limi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

關於拾貳初衝

職涯導向

​聯絡我們

+852 2391 2928

Unit 1703, 909 Cheung Sha Wan Rd, Cheung Sha Wan

  • Facebook
  • Instagr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