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職場真相】今日30歲,我想重頭嚟過

「生日快樂呀!」「終於踏入三字頭啦你哈哈!」「快啲搵人要咗佢啦!」


今日是我三十歲生日。同事們嘻嘻哈哈地幫我慶祝生日,我卻無法高興起來。因為我的生日,大概都要在公司通宵渡過。


女朋友為了與我慶祝生日,早已請了假、Book 了我最愛的餐廳,我卻無法赴約。我苦笑地看著自己剛打的千字道歉文,她今日已是第 18 次由在線變成只有最後上線時間,唯獨是沒有回覆我。


在她眼中,她的男朋友只不過是一個把工作放得比自己高的工作狂罷了。

是的,我的確是把工作放在第一位,伴侶、家人、朋友,只不過是休息日的節目,如果假日工作需要我,我會推掉所有約會而準時到達公司。


所以,大家都叫我「藍田黎生」。


甚麼?你問我是否喜歡工作?當然不是,我對現在的工作厭惡之極,每天上班就在想下班,哪有傻瓜喜歡工作的?


公司來了一批年輕人,說是甚麼實習生,就像個傻瓜一樣,滿腔熱血、希望闖一番事業。不會的,不會找得到。


因為我曾經都是一個傻瓜。


數年前我都像他們一樣,在職場上揮灑汗水、追逐夢想。但數年後,已經被磨得毫無棱角,不知由何時開始,我失去了工作的熱情,只反射地服從老闆的要求,沒有再正視過自己想要甚麼。


「喂,今日你生日喎,仲未走既?」同事正收拾細軟,準備離開。「無啦,唔搞埋個 Project 邊有得走,睡袋我都帶埋啦。」我從抽屜中拿出深黑色的睡袋,示意我並非說笑。


「嘩,你就嚟可以嫁比公司,賣身咁賣喎。」我只能苦笑,或者賣身的都沒有我這般勤勞。


不經不覺,連地鐵尾班車都沒了。我伸個懶腰,打算沖杯咖啡提提神。


沒想到竟然茶水間還有人在,探頭一看,原來是 Senior 的同事 Janet,彼此都嚇了一跳,隨即哈哈大笑,便攀談起來。我禁不住向她吐吐苦水,表示被工作折磨得相當痛苦。


「咁點解你唔搵份啱自己嘅工?」Janet 聽完我的心路歷程,一臉好奇地問我。「搵食囉!唔通 30 歲先轉行?」我理所當然地道。


「點解做自己鍾意做嘅嘢就搵唔到食?」我一時為之語塞,Janet 繼續講,「可能無你呢一刻搵咁多,但如果做你鍾意做嘅嘢,你又覺得值唔值?」


我從沒想過嗎?也許是。又或者,是我刻意躲避它。


延伸閱讀:【職場反思】覺得自己懷才不遇?跳出自己嘅 Comfort Zone 先再講


「其實係咩都唔緊要,」Janet 見我沉吟不語,就繼續講「有啲人會將收入、家庭擺首位,所以份工穩定、收入對佢嚟講最重要,只要唔太難頂就 ok。」


「當你知道生命中最重要嘅係咩,就可以落到決定,亦唔會咁辛苦。」Janet 呷了一口咖啡,「我雖然成日都要 OT,但佢係我嘅 Dream Job;我亦都知道想去到某個高度,呢個係必經過程。至少,我 Enjoy 呢個過程。」


聽完 Janet 咁講,令我再次沈默。其實,我不是不知道這個道理。


我曾經都有熱血過。


記得畢業後第一份工作,我每天都是早返遲放,人工再低也不緊要,只想著在職場上闖一番事業。當時,老友 John 毫不留情地向我撥冷水,「你一年後仲做緊先再講啦。」我冷笑一聲,總認為我不會輕言放棄。


我好想對 John 說,你錯了,我三年後仍然在這間公司工作,只是滿腔熱血早己不知所縱。


我已不記得是甚麼時候了,或許當自己被社會、制度一步步磨蝕,目標成為了夢想,逐漸變得遙不可及,亦再沒動力去追、去幻想。每日的願望只想早點收工,貪多一點點休息時間。


離開 Office 前,Janet 最後還對我說了句,「做你鍾意做嘅嘢,叫 Career;為三餐打份工嘅,叫 Job。無話邊樣好啲,只係你自己個心想點。」


回到家中,我看到女朋友為我準備的蛋糕,仍未燃點的蠟燭穩穩地插在蛋糕上,我情不自禁許下願望,「今日我 30 歲,我想搵返我嘅 Career」。

 

遇到更多、更複雜的職場問題?

我們提供專業 Career Coach、Counsellor 幫你一對一解決各種職場疑難,以及改善職場心理健康。如果你有解不開的困難,又或者想尋求職場上的專業建議,可以到這裡預訂一對一職場服務,或者透過 2391 2928 或 info@dozenbase.com 聯絡我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