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盡咗力做啦!」你真的付出了 100%努力嗎?

⼩時候讀書很懶,成績總是吊⾞尾。媽媽多番苦勸無效,終於嘆了⼝氣,「我都唔求你考到第幾名,只要盡力就好。」


媽媽感動了我,以後我每次都說「盡咗力」,作為偷懶的「擋箭牌」。母親無計可施,我繼續得過且過。


成功逃避媽媽的嘮叨後,「盡咗力」就成為了我不努⼒的藉⼝。⼀路到⼤學、社會上工作⼀直如是;每次遇到狀況時,總是靠著小聰明蒙混過關。


直⾄有⼀天,遇上⼀個份外嚴謹的上司 John,才發現自己多年來⼀事無成。

以往我的工作⼤概係 3 成認真、7 成敷衍,剛剛好達到上司的要求便算。John 是⼀個精明能幹、⽽且極為勤⼒的上司。我的敷衍工程逃不出其法眼,⼀律被打回頭,我從他口中聽到最多的 Comment 就是「重做」。


雖然明知是自己不對,但內⼼總是忿忿不平,每天除了重做外,就是在背後咒罵他。


終於,有次我真的狠下心腸,用盡 100% 努⼒工作,向他證明「我平時唔認真,認真起上嚟連自己都驚。」


John 看過後,把我叫進房間。我⼼裡暗爽,總於知道我的實力了吧。


結果,重做。


我再也忍耐不住,語帶激動對他說,「我今次有盡⼒做啦喎!」


「原來你都知你平時無盡⼒做。」他冷冷地道。


被⼀⾔道破,我低下頭來,不知說甚麼好。


默默站了⼀會,我悄聲抗議,「但我今次真係有盡⼒做。」


「我唔係針對你,而係真係覺得你可以再做好啲。」John 嘆了⼝氣,「你以為自己盡咗⼒,其實你仲有好多努⼒嘅空間。」


「我唔係叫你 OT 到天荒地老,只不過你諗下係工作時間,係咪真係有擺哂 100% 精神落去。」


回到家裡,我將這番話重新想⼀遍,總覺得似曾相識。


抓起書櫃上的⼀塊獎牌,想起以前學界長跑,教練對我們說,「當你覺得跑到無氣嘅時候,其實先係比賽嘅開始。用盡你嘅意志力,先係你真正的上限。」


現在想來,他有點像某拳館師傅「比啲掙扎」的偉論。


我很少睡不著,但這番話總是在我腦中揮之不去,可能我⼼底裡都想證明自己。從那天起,我嘗試專注工作,雖不說每分每秒都在工作,但至少是認真做每⼀件事。


努⼒換來的成果,不只是少了重做,而是我也覺得從中學到許多。比起以往只著重如何敷衍過去,現在才知道用心得來的成果,那種滿足感難以言喻。


正如 John 所講,我並沒有因此⽽ OT 多了時間,反⽽少了「扮工」,工作做完了便心安理得準時離開,少了⼀份罪惡感,多了⼀份滿足感。


我很感謝這位嚴厲的上司,沒有他的「重做洗禮」,我到今日仍是扮工⼀族,過著每天返工等放工的日子。


絕大部份人都需要工作來維持⽣活,既然逃不掉,就不要想盡辦法敷衍,⽽是就用盡全力把它做好,對得起份糧、也對得起自己。

Copyright ©Dozen Base Limi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

關於拾貳初衝

職涯導向

​聯絡我們

+852 2391 2928

Unit 1703, 909 Cheung Sha Wan Rd, Cheung Sha Wan

  • Facebook
  • Instagr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