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何無人明白我的感受?

「你真係要走嗱?」機場裡,她緊緊地抱著最好的朋友,生怕她會不見了似的。

在她心中的確是這樣,因為她最好的朋友舉家要移民。

「我會 Facetime 你㗎啦,我又唔係成世唔返嚟。」朋友哽咽著。

她腦海中浮現許多的彼此的回憶:半夜找她出來談心、結伴到葵廣掃街、一齊打卡影相……

從明天開始,只可以從冷冰冰的螢幕前看到對方,大概已經是最近距離的接觸吧。

面對這個月第 4 次送機,她送走了一個一個的朋友,不禁想起:不是說好要一起留下打拼嗎?不是約好了一起變老嗎?為何朋友的電話一個個由 +852 轉到 +44/+1 /+61 ……

其實我還是想留在香港打拼,但誰會陪著我?

「其實係咪我太天真?點解大家眨吓眼就走哂?」她問依偎在身旁的男孩。

男孩沈默了一會,「其實,我都有諗過移民……」

她霍地站起,「點解啊?點解大家應承咗嘅嘢咁易反悔!又話自己有幾鍾意香港!依家又話『唔走等幾時』!嗰個都淨係諗自己!」

看著她的淚水滾滾而下,男孩失了方寸,「你冷靜啲先啦……」

男孩不明白,在別人激動的時候叫人「冷靜」,就好像用火水救火一樣,對方必然回敬一句「我好冷靜。」又或者是,「我好 X 冷靜!!!」

她是後者。

男孩想不明白她為甚麼如此激動,女孩也不知道為何男孩不理解自己。

和男孩大吵一場後,她腦中只有一把聲音 — 「根本無人明白我。」

但男孩是她心中最後一道防線,最後一根稻草;當失去這個依靠,她頓時找不到可以支撐自己的地方;她期望男孩能承載自己的情緒,同時也知道這個要求太苛刻。

「大概我就係連登口中嘅『港女』吧。」她望著自己的倒影苦笑。

為了「移民」這個話題,她倆已吵過無數次,之後總是有意無意避談這個話題,隔閡漸漸萌生。

是我太執著?是我太敏感?也許是,但我真的控制不了……

抓起地上的石頭,狠狠地扔出海面。她希望一切煩惱和情緒,都好像這塊石頭一樣,拋進大海一去不返。

石頭「噗通」一聲跌入海中,煩惱卻依然在心中揮之不去。沉下去的除了石頭,還有她的心。

尤其男孩欲言又止的模樣,令她很害怕 — 害怕男孩不再敢和她說心底話,甚至離她而去。「移民」已經令她失去身邊許多朋友,她更無法想像失去男孩的世界。

同樣地,她很想將所有想法、情緒都告訴男孩,但每次說不到幾句,就是吵架收場,亦覺得男孩無法明白自己,加上身邊的朋友都準備移民,好像沒有人明白她。

慢慢地,她逐漸不想再和任何人說她的想法,甚至連街都不想出,越來越想把自己藏起來。

其實她很願意把想法和盤托出,但沒有人可以接住她心中的石頭。

大家常叫她「講出嚟會舒服啲」。但當說了出來,得到的回覆都是「係咁㗎啦」、「咁都無計」、「都無嘢可以做到」,或者邊玩電話邊聽她說話。

這沒有令她舒服一點,反而更感受到沒人明白自己。

如果有人可以明白我的想法、讓我毫無保留地表達自己、沒有任何後果、關係沒有任何改變……

這樣的話,該有多好?


每件不如意的事,就像大大小小的石頭,壓在我們心頭。石頭再小,累積下去總會有壓壞的一天;當石頭太多、太重,別人小小冒犯,都足以把我們壓得透不過氣;只有將石頭放下,才有空間接受新的情緒。

可是,並非人人都有能力助你移除這些石頭,尤其在石頭即將滿溢的情況下,我們都異常敏感,一句較 Hea 的回覆、一個眼神,足以逼瘋透不過氣的我們。同時,一般人也很難承受如此龐大的情緒,或者缺乏耐性和理解,容易使你感到不受重視、不被明白,甚至令你更加受傷。

比起一般人,心理輔導學家就能運用專業知識,在不弄傷你的情況下,慢慢取下石頭。同時,不需要擔心你說出來的東西,會影響到別人對你的印象和看法;正正因為他們的專業和保密,你才能夠暢所欲言,真真確確地面對自己,找到放下石頭的渠道。

你身邊都有「她」嗎?如果有的話,請讓「她」找到我們,幫助她放下心中的石頭。

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

即刻預約 Coach/Counsellor:https://www.dozenbase.com/coach

12Career Instagram: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12career_dozenbase/